推荐一个买球app

她不会汉语,50多年却在10万多块石头上刻下“中国”二字

日期:2021-03-29  来源:监督检查司   字号:[ ]

在祖国最西端的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(以下简称克州)乌恰县吉根乡,77岁的布茹玛汗·毛勒朵是吉根乡冬古拉玛通外山口的一名护边员。

58载,她用双脚丈量祖国边境线。那些刻着“中国”二字的石头,是她心中永远的界碑。58载,她甘守清贫,始终把热爱祖国作为人生追求的唯一目标。

她用双脚丈量祖国边境线,亲手在帕米尔高原刻下10多万块“中国石”

1961年,19岁的布茹玛汗·毛勒朵和丈夫托依其别克在冬古拉玛安家。1964年,他们夫妇二人成为第一批护边员,她发现这里虽有边界线,但没有界碑,那时,她便立下手刻界碑的决心。她用双脚丈量祖国边境线,把热爱祖国作为人生追求的唯一目标。布茹玛汗·毛勒朵不识字,便向亲朋好友讨教,终于学会了“中国”二字的写法。至今,她已刻下带有“中国”二字的大大小小的石头十多万块。

布茹玛汗·毛勒朵说:“巡边虽然很辛苦,但父亲常说要时常想着安宁,有安宁,一切才会好。我想既然是中国公民,我就有义务守护边境。”“坏人看到有‘中国’二字的石头,是中国的领土就会害怕。我想即使我不在了,但是我刻的中国石永远存在,中国永远在我心里,边境安全要比我的命还重要,为什么呢?如果坏人偷越入境,会给我们造成动乱,所以守护好边境,不让坏人进来,我们的家园安定了,边境安宁了,祖国安定了,我们就能像现在这样日益昌盛,过上富裕好日子。”

“中国石”救了我的命

她至今仍记得,第一次刻“中国”二字的场景。羊在安静地吃草,她放下羊鞭,找了一块石头,跪在乱石堆上,先蘸着雪水在石头上写下“中国”两个字,然后用尖利的石块雕刻,手被石头磨出了血,但布茹玛汗·毛勒朵依旧一笔一画地刻着。当西陲的最后一缕阳光落下时,第一件作品“中国石”就这样诞生了。

她兴奋地指着“中国石”说,它们还救过我的命呢!

那是2002年夏季,布茹玛汗·毛勒朵赶着100多只羊在外放牧,走到“老虎崖”处突遇暴雨,眼看天就要黑了,但暴雨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为了不让家人担心,布茹玛汗·毛勒朵当即决定,冒雨摸路赶羊回家。暴雨噼里啪啦地下着,再加上山里雾大路滑,走到一半时,布茹玛汗·毛勒朵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,心急如焚的她陷入纠结,不知该怎么办。

这时,远处一块刻有“中国”字样的石头模糊地出现在她的眼前。那一刻,布茹玛汗·毛勒朵激动地流下泪水,她大步向石头方向走去。看着自己刻下的“中国石”,她一下子扑倒在地,搂在怀里放声哭了起来。正是在“中国石”指引下,布茹玛汗·毛勒朵这才安全地回到了家中。

“是‘中国石’救了我的命,这也再次坚定了我刻石的决心。”站在边境线上,布茹玛汗·毛勒朵回忆道。

“界碑一点儿不能动,边境土地一点儿不能丢”

有一次放牧出去,布茹玛汗像往常一样到山口巡边。没走多远,她就意外发现边境线上刻有“中国”的界标被人动了手脚。她转头赶着羊向回跑,在高山缺氧的山道上,她一口气跑了3公里多。回到家中,她嘴唇发乌,眼冒金花,汗水湿透了衣服。

来不及休息的布茹玛汗又骑上马,向哨所飞奔报告。60公里的山路,其间悬崖、山谷、河沟、乱石坡,能叫上名字的危险地段就有17处之多,马和骆驼在这段路上经常折断腿,或者被摔死,也曾有牧民在这些危险地段不慎坠崖。

可是年过半百的布茹玛汗顾不了这么多,她连续奔波6个小时,没吃一口饭、没喝一口水,在傍晚赶到了连队。接着,她带领官兵连夜顺着“中国石”路标,赶到冬古拉玛山口。经仔细勘查后,布茹玛汗与官兵一道将界标恢复到了原位。

做完这些,布茹玛汗累倒在了地上。她说:“界碑一点儿不能动,边境土地一点儿不能丢。”听到这句话,官兵们纷纷给她树起了大拇指。

一辈子只会写“中国”二字的布茹玛汗·毛勒朵坚持巡边写“中国”,巡逻路上,只要见到大些的石头,她就席地而坐刻写“中国”字样。正如她所言:“我熟悉冬古拉玛山口的每块石头,就像熟悉我家抽屉里放的东西一样。”

“祖国边界,寸土不让,凡是有中国的地方,我都要刻满‘中国’石。”布茹玛汗·毛勒朵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

“孩子们离开家乡来到这里,我就是他们的母亲”

她真情爱兵,“当兵的娃娃就像我的孩子。”

在冬古拉玛山口58年的守边历程中,她用真心真情温暖着一代又一代的边防官兵。同时,她也收获了数不清的“兵儿子”,她被边防官兵亲切地称为“冬古拉玛大妈”。

她自己早已经记不清救治过多少冻伤、摔伤、被困暴风雪的“兵娃”,给他们妈妈般的爱与呵护。布茹玛汗·毛勒朵总说,“孩子们离开家乡来到这里,我就是他们的母亲。”

1999年,浙江籍战士罗齐辉巡逻时被困暴风雪,双腿严重冻伤。得知情况后,布茹玛汗·毛勒朵迅速将他抬进毡房,把小战士的双脚揣在自己怀里暖着,让儿子麦尔干·托依齐拜克宰杀山羊接热血救治。经过1个多小时急救,战士的脚开始恢复知觉。

2004731日,7名边防官兵在执行巡逻任务时,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耽误了行程。天黑后,他们在一处废弃的羊圈里宿营。凌晨3点钟,布茹玛汗·毛勒朵和儿子麦尔干·托依齐拜克顶着暴雨向他们走来。

她从背囊里掏出一个个馕:“孩子们饿坏了吧,快吃吧!”由于长时间被雨水浸泡,馕的边沿已经泡成糊状。老人嘴唇乌青,站都站不稳,边防官兵们看到这一幕,都流下了感动的眼泪。

原来,布茹玛汗·毛勒朵发现巡逻队到傍晚都没有赶到,猜测他们可能被大雨耽搁在路上了,便决定带着食物去接。她装上一袋子馕,再让儿子麦尔干·托依齐拜克带上一壶奶茶,跟她一起送吃的。母子俩相互搀扶,在黑夜里跋涉了7个小时。

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亲眼目睹边境线上发生的变化,2010年,布茹玛汗·毛勒朵专门把自家的一间房子改造成“护边员历史教育馆”。馆内200多张图片、12件实物生动真实地记录了她半个多世纪的守边历程,以及护边员生活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“我要留在村子里,这里有我熟悉的边防官兵和边境线”

布茹玛汗·毛勒朵有三个儿子、两个女儿,都是护边员。她对子女说:“我过去吃的苦像山那么多,你们现在条件好了,更要守护好祖国的边境线。”

布茹玛汗·毛勒朵的儿子麦尔干·托依齐拜克从12岁就跟着妈妈巡边护边。如今,40岁出头的他,已是当地护边员小组组长。回想过去,他红了眼眶:“小时候埋怨妈妈为什么总不回家,为什么不能像其他人的妈妈一样给我们做热饭热汤,只知道她在边境线上巡边,还常常受伤。成为像妈妈一样的护边员后,才明白了边境线的意义,开始钦佩妈妈,为妈妈骄傲。”

如今,布茹玛汗·毛勒朵的故事传扬在天山南北,成为新疆各族护边员的榜样。2019年,布茹玛汗荣获“人民楷模”国家荣誉称号。

布茹玛汗·毛勒朵说:“我做了一个护边员分内的事,国家却给了我崇高荣誉,我感到无比光荣和幸福。我们全家用脚步丈量祖国神圣领土的决心不停,巡边护边的信念不改,心系祖国的爱国之情不变。”

现在,布茹玛汗·毛勒朵依然坚守此地。家人曾多次想把她接到乌恰县城的家中居住,她却说,“我要留在村子里,这里有我熟悉的边防官兵和边境线。”布茹玛汗·毛勒朵不愿意离开这里。

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

“冬古拉玛山口”在柯尔克孜语里是风吹石头滚动“咚咚响”的意思。山口海拔4290米,山顶海拔超过5000米,狂风夹着刺骨的严寒全年不断……就是在这样恶劣艰苦的条件下,布茹玛汗·毛勒朵从来没有缺勤过一天,不厌其烦地重复了50多年。长年高原的磨砺,让她的肤色成了沟壑纵横的紫铜色,但她无怨无悔。

50多年如一日巡边护边,她风雨无阻。在她守护的山口,创造出无一例人畜越境事件的守边业绩。最保守计算,她守边路上行程达80000多公里。

布茹玛汗·毛勒朵回忆称:“50多年来,我每天最少走20公里山路,在巡边时只要见到大一些的石块就刻上‘中国’二字。我现在年纪大了,不能经常到边境一线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。”

布茹玛汗·毛勒朵表示,今后,她会继续以忠诚、执着的精神守好边,也会教育好子女,把守边责任代代相传。

来源:人民日报公众号